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和孟熙谈得差不多了,常笙画和宁韶明就原路返回了。

    他们当然不会在这个时候把孟熙带走,孟熙心知自己拿不出打动人的筹码,只能眼睁睁看着他们走了。

    常笙画给孟熙留了个联系方式,让对方想通的话就联系她。

    他们没有在别墅里逗留,迅速离开了这里,然后去指定地点等黄维和阿曼撤出来了。

    离别墅足够远之后,宁韶明才皱起眉头,低声道:“还有一拨人掺和进来了?”

    现在盯着付家那批势力的有好几拨人,像是调查组就是冲着斩草除根来的,还有些势力是来浑水摸鱼的,还有宁景侯这样给调查组助力顺带及时止损的……

    宁韶明一下子真想不到会是哪拨人把事情捅给了孟熙,还指使她来跟常笙画求助。

    “要么是针对我的,要么是针对You-Know-Who的……”常笙画沉吟着,然后又摇了头,“我一下子想不到合适的人选。”

    宁韶明微微一愣,“想不到?”

    “事情闹大了,不利于付珩,但是也不利于我们揪出他背后的残党,现在这么跟他周旋着,我们也不直接抓人,为的不就是这个吗?”常笙画道,“让孟熙把事情捅出来,两头都不讨好……哪边的人都不太可能这么做,除非这个人真的把脑子丢了。”

    “会不会单纯跟付珩有仇、完全不在意大局的人,而且可能还跟你有点过节?”宁韶明问。

    常笙画沉默了。

    宁韶明看着她,“其实你知道,你只是不想说?”

    常笙画垂下眼帘,“不确定的事情,没什么好说的,而且对方未必是跟我有什么过节。”

    宁韶明侧头看着她,刚好有山路间的路灯过来,捕捉到了她脸上一闪而逝的悲悯。

    “苗鹞瑶,对吗?”宁韶明终究还是问出来了。

    常笙画顿了一下,语气很复杂:“她不至于针对我,甚至有可能是在提醒我……她要做些什么,让我避开点。”

    宁韶明轻微皱眉,“你就这么确定她……”

    常笙画叹了口气,“她没有理由恨我,猫哥的死是必然的,没有那颗子弹,他的身体也撑不了多久,我不回来,猫哥也会和那批势力对上,如果苗鹞瑶记恨我……那她恐怕是恨透了整个世界。”

    但事实上她并没有理由去痛恨全世界,她可能更痛恨的是曾经年少无知的自己,那个因为一时的好奇心填上无数人命的自己。

    如果真的是苗鹞瑶在背后指使孟熙……那何尝不是一种把自己逼到绝路的自我毁灭呢?

    常笙画叹了口气,近乎是倦怠的。

    她不是个多愁善感的人,但是猫哥苗凤纤的死带走了第七小队留给她的最后一份温情的记忆,如果没有宁韶明,那她终究还是成了真正的孤家寡人,连带着曾经的美好都蒙上了岁月的灰。

    他们等了二十多分钟,黄维和阿曼也安全撤出来了。

    四人汇合之后就离开了,扫尾工作会有其他小组来进行。

    到了山下之后,他们便各自分开,阿曼和黄维还要继续用他们的新身份活动,所以明面上不能和他们一起出现,常笙画则是带着宁韶明回酒店去了。

    既然要他们两个在明面上吸引注意力,那常笙画就不介意高调不高调了。

    然后他们就那么不凑巧,在酒店停车场里撞见了宁景侯。

    这倒也不奇怪,大家都住在同一家酒店,只要宁韶明还跟着常笙画,和宁景侯碰面是迟早的事情。

    宁景侯显然也没预料到,眉头一皱就责备道:“你跑过来干什么?简直公私不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好意思,伯父,”常笙画抬手打断了宁景侯的话,她看了一眼附近,没看到摄像头和其他人,这才假笑着道:“韶明是过来办公事的,不过不太方便跟你说具体的工作内容。”

    宁景侯的脸色登时就不太好看了。

    宁韶明嗤了一声,没出声。

    常笙画看着宁景侯,“Z国的父母大多都有这么个习惯,遇到什么不好的事都不问理由,先责备几句孩子自己没做好,被烫到了就是太笨,摔倒了就是不长眼,感冒了就是不注意身体……但很多事情根本就防不住的,伯父你觉得呢?”

    宁景侯知道她这是在含沙射影, 冷冷地道:“宁某愚笨,并无拙见,但见到长辈也不打声招呼……宁韶明,这就是你的教养吗?”

    宁韶明扬了一下眉头,没生气,嗤笑道:“家教不好,你见谅吧。”

    他这口气简直就和常笙画一模一样,宁景侯听着就觉得心烦意乱,他忙了一天,累得太阳穴都在抽疼,常笙画和宁韶明加在一起的杀伤力是MAX的,宁景侯觉得跟他们耍嘴皮子毫无意义,只道了一句:“做好你们的分内事,不该插手的别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