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宁韶明再次拒绝了常笙画的合作要求之后,想了一晚上,也没想通常笙画会怎么耍花招,但是等到第二天训练的时候,他就彻底明白了。

    “我不同意!”宁韶明把枪丢在地上,双眼冒火地瞪着常笙画,“我是歼龙的直接负责人,有权拒绝你的测试计划!”

    常笙画百无聊赖地道:“第三次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?”宁韶明一愣。

    “我测试了三次,你就反对了三次,”常笙画有点兴致缺缺,“但你哪次反对成功了?宁中队,还是别浪费彼此的时间了,我们开始吧。”

    宁韶明大怒,“这次不一样!”

    “哪里不一样?”常笙画似笑非笑,“射击成绩,不是部队里最正常的测试吗?”

    宁韶明先是一僵,然后生硬地道:“歼龙历年以来的射击成绩记录表,我可以给你!”

    常笙画慢吞吞地道:“作为新教官,我需要了解我的兵目前的成绩,至于以前的成绩……呵。”她嘲讽地笑了一声,意思已经很明白了。

    宁韶明暴躁地道:“但是我也有权力做主,这是我的兵!”

    “虽然我不打算跟你抢,不过还是要提醒你,歼龙现在归我管,”常笙画看着他,人比他矮,气势却比他强,“包括你,宁韶明。”

    宁韶明咬紧牙根,“别的都行,只有这个不行!”

    常笙画弹开肩膀上的零星雪花,“歼龙号称我方集团军第一特种部队……”

    计芎作为歼龙副中队长,忍不住出列道:“报告教官,歼龙因特殊理由,暂时无法进行射击训练,能否改在下次测试?”

    常笙画反问:“什么特殊理由?”

    计芎为难,其他人也没开口,表情各异。

    常笙画再次反问:“下次是什么时候?”

    计芎握紧了拳,“近期内恐怕没办法……”

    “射击训练是你们这类作战部队的必备项目,但是从我来到歼龙开始,我都没看到你们进行过这项训练,”常笙画的目光犀利无比,“歼龙就是这样的孬种部队,连一个射击测试都做不到?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没吭声,包括宁韶明。

    常笙画冷笑,“还是说当个兵,你们连枪都拿不起来了?”

    她的言辞过于讽刺,宁韶明忍不住了,怒道:“让他们回去,我打给你看!”她不就是想看他出丑么?!

    “啧,”常笙画摇头,低声道:“宁中队,这世界上的事情不是都绕着你来转的,你想替他们拿主意,但是他们愿意听你的么?”

    宁韶明僵住,看到计芎他们默默出列,趴在射击位上,开始组装自己的枪械。

    “你以为他们不敢拿枪,就是不想拿?”常笙画拍拍他的肩膀,低声道:“我说了,不要做无用功。”

    话罢,她和宁韶明错身而过,走向射击位。

    宁韶明沉默了,目不转睛地盯着计芎他们。

 &nbs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