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少年左思右想,不舍地放下饭桶,回头望了眼还在寝殿里呼呼大睡的鳐鳐,低声道:“去,想办法把君佑姬拦下来。故意带错路也好,把她软禁起来也好,总之不能让她见到宋蝉衣。”

    张公公急忙应了声是,屁颠屁颠儿地去办了。

    魏化雨伸手抓了几把白米饭揉成团儿,边拿在手上吃边起身往殿外走。

    纸包不住火,瞒得住一时瞒不住一世,他还是得去见君佑姬,把事情跟她说清楚。

    那个女人看似冷若冰霜,实则暴躁凶残至极。

    但聪明到底还是聪明的,把利害关系跟她说清楚,她自然明白他的苦衷。

    魏化雨吃着饭团往明天宫走,谁知刚走到宫门外,就瞧见两扇朱红宫门大开,无数宫人围在这里,仰头对着半空指指点点。

    半空中,身穿正红宫裙的女子,正和身着白衣的女子战斗在一处!

    不是宋蝉衣和君佑姬又是谁!

    魏化雨惊得一口饭团噎在喉咙里!

    宋蝉衣剑术极好,君佑姬又能差到哪里去呢?

    她们二人打起来,没个两天两夜,怕是分不出胜负的。

    少年假装没看到,掉头就走。

    还未踏出三步,两把剑“嗖嗖”地从耳边穿过,直直插进他前方的两棵树干上!

    破风声自背后响起,宋蝉衣与君佑姬同时落在他身后。

    魏化雨简直崩溃。

    虽说吧,他这人手段和心地是狠辣了些,可后面那两人到底是姑娘家,且君佑姬是鳐鳐的亲表妹,宋蝉衣的母亲又曾对他有恩……

    君佑姬冷笑,“数月不见,魏帝见着我就跑,是何道理?!你弄了个假鳐鳐在明天宫,莫非以为可以把我糊弄过去?!鳐鳐不远千里嫁给你,得到的,就是这么个下场?!”

    宋蝉衣取下人皮面具,美艳的面庞看起来骄傲又带着英气。

    她眼底情绪复杂,深深盯了眼魏化雨的背影,语气冷淡:“我宋蝉衣做事,从不假借他人名头。取代魏文鳐乃是我一手安排,与魏化雨又有什么关系?!君佑姬,你若是没打够架,咱们继续就是。扯着个男人,有什么好说的?!须知,魏北女子的胜负,从来都是刀剑决定!便是这后位,若我宋蝉衣果真想要,也能挑战魏文鳐,从她手里夺过来!”

    “你想要后位?”君佑姬冷眼睨向她,“宋蝉衣,你果然是喜欢魏化雨的。”

    她们两人自幼就相识,因为武功同样出众,几乎是暗地里较着劲儿长大的。

    “我喜欢的男人,必然顶天立地,至于魏化雨……”

    宋蝉衣嗤笑,从魏化雨身上移开视线,抱剑瞥向远处。

    她看起来骄傲至极。

    只是眼底,却含着些微难以察觉的懊恼与情愫。

    魏化雨慢慢转过身,把话题扯了开,“鬼市的皇女既然已经到了燕京,朕自然要好好款待。张令,传朕旨意,今日设宴御花园风亭水榭,为皇女接风洗尘。”

    君佑姬上前一步,嗓音冰冷,“我不稀罕你的接风洗尘,我只问你一句,何时为鳐鳐恢复身份?这明天宫原来是鳐鳐母后所居之地,宋蝉衣根本没有资格住进来!”

    被晾在旁边的宋蝉衣,怒笑道:“我有没有资格,是你君佑姬说了算的?!你若不服,咱们用刀剑一决胜负就是!”<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