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她仍旧盯着街道尽头的辉煌高楼,嗓音清冷如霜:“如今这鬼市,由你爹做主?那么,你就是秦蕴?”

    华服公子没想到这位美人竟然知晓他的大名,顿时喜不自禁,骄傲道:“不错,本公子正是秦蕴!我爹就是大名鼎鼎的秦三爷,昔日鬼帝手底下最得力的战将之一!怎么样,美人儿可有对我心生崇拜?不如美人陪我回府小坐,我与你细细说道当年我爹的赫赫战绩,如何呀?”

    他说着,脸上垂涎之意更盛,竟伸手去摸君佑姬的手!

    四周的人见怪不怪。

    秦蕴仗着他爹撑腰,在鬼市无恶不作,强占女人这种小事,他们早就习惯了。

    然而——

    秦蕴的指尖还没碰到君佑姬,一丝锋利剑光陡然划过!

    秦蕴的右手应声而断,跌落在地,血水四溅!

    满街寂静。

    下一瞬,秦蕴陡然爆发出杀猪般的惨叫!

    “如今这鬼市,由你爹做主?”君佑姬冷笑,“本宫竟不知,你们有这等能耐了……”

    少女说完,秦蕴不可置信地瞪大眼睛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……

    这个女人自称本宫,而且,而且她是白头发!

    难道,难道她是皇女殿下?!

    华服公子毛骨悚然,尚未来得及求饶,君佑姬长剑出鞘,一剑贯穿他的心脏,带着他急速撞向街道尽头的高楼!

    华服公子生生把墙壁撞出一个人形窟窿,浑身是血,惨不忍睹!

    君佑姬抽出长剑,踩着过高的皮靴,面无表情地往高楼里面走。

    华服公子的扈从,目瞪口呆地把他从窟窿里抠出来,然而人早就撞得稀烂,死不瞑目了。

    街道两侧的居民,呆若木鸡。

    等回过神,才意识到从前的君家,或许将重新接手掌控这座地下城池!

    无数奇人异士涌到街道上,纷纷仰头张望那座金碧辉煌的高楼。

    他们很想知道,皇女一己之力,究竟能不能杀死秦三爷。

    高楼内,赌场中乌烟瘴气。

    秦三爷脚踩枣红色缎面靴履,身着丝绸长衫,正懒懒歪坐在上座,边把玩一对文玩核桃,边斜睨着那些赌桌。

    他嘴角含着若有似无的笑容,显然很是志得意满。

    从前鬼市里还有个来历神秘的天香引,处处与他作对,叫他不能彻底掌控鬼市。

    如今天香引化作废墟,他秦三爷终于能够彻底当家,做鬼市新的皇帝。

    他笑了笑,盘算起究竟让别人称呼自己鬼帝合适,还是称呼自己陛下合适。

    总归,他也是个土皇帝不是?

    他做着美梦,忽然听得“砰”一声巨响!

    抬头看去,只见两扇高大巍峨的朱门,被人用剑生生划开!

    它们轰然倒地,激起无数灰尘,吓得大堂里的赌徒们纷纷逃窜。

    灰尘散去,一袭白裙的高挑少女,冷若冰霜,静静站在对面。

    他皱了皱眉,依稀觉得这女子有些眼熟。

    不等他说话,少女身形倏然消失在原地!

    再出现时,手起剑落!

    秦三爷看见自己的脑袋似乎在地面滚了几滚。

    光秃秃的脖腔上,陡然喷出无数鲜血!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