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然而他武功极为强悍,竟不顾疼痛,生生扭转身体,足尖蹬着墙壁,飞快掠到庞大的铜鼎上!

    “幕昔年,你卑鄙无耻!”

    他手扶胸口,阴柔面庞颇为狰狞。

    与在皇宫时那胜券在握的模样,全然不同。

    幕昔年仍旧神色淡淡。

    他猜测,应是墙上挂着的这幅画,影响了这个男人。

    少年撕下那副画,“朕卑鄙,你莫缃銮又能好到哪里去呢?虽说是为你叔父报仇,可朕瞧着,你做这么多,分明只是为了复原当年那个叫做元辰的男人,所遗留的长生秘术。拿这么多人炼丹,莫缃銮,你也下得去手。”

    他说完,运起内劲,直接把沈妙言的画像烧成灰烬。

    原本只是略微疯癫的莫缃銮,眼睁睁看着画像消失在自己眼前,仿佛受了很大的刺激般,立即疯狂起来,不顾一切地对幕昔年出手!

    四周都是身手绝顶的精锐!

    他们拦住莫缃銮,与他在空旷的山脉腹中大打出手!

    就连冯铢和寒素辛也加入其中。

    幕昔年静静看着,眉尖微蹙。

    总觉得,这个莫缃銮对他母后的感情,好似并不只是简单的恨意。

    但他并未见过母后,又能有什么其他感情呢?

    少年掸了掸衣袖,吩咐道:“朕要擒活的。”

    天罗地网,各式兵器从四面八方袭向莫缃銮!

    纵然他武功绝顶,可在这么多高手的围攻下,也终于还是败下阵来。

    在他被擒获的同时,幕昔年从庞大的药鼎里翻出一粒丹药。

    丹药并未炼制完成,只是颗半成品。

    少年冷笑,在满脸是血的莫缃銮跟前蹲下,“杜恒每日所饮的汤药,应是你特意为他制作的吧?那汤药并不能如他所愿般令他长命百岁,而是你控制他的手段。只可惜,在你还没有完全掌控他时,他就被朕所杀。至于这颗丹药……”

    少年好整以暇地把玩着朱红药丸。

    他忽然掐住莫缃銮的下颌,直接把药丸塞进了他嘴里。

    “至于这颗所谓长生不老的丹药,就给你吃好了。朕倒要看看,这世上是否果真有所谓的长生!”

    莫缃銮凶狠盯着他,在丹药入肚后,眼底难免闪过惊慌。

    这丹药只是试验品,根本就无法预估吃下后会产生怎样的反应……

    阴柔俊美的面庞上,逐渐流露出痛苦和狰狞。

    幕昔年示意侍卫放开他。

    莫缃銮紧紧捂住咽喉,似乎是想把丹药吐出来,但他根本无法做到。

    他在地面抽搐挣扎,发疯般用脑袋撞向药鼎,可见他正经历着怎样的痛楚!

    没一会儿,就浑身浴血。

    不知过了多久,他忽然尖叫一声,就彻底躺在地上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冯铢试探了下他的鼻息,抬头对幕昔年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幕昔年眯了眯眼,亲自试探过鼻息与心脉,果然半点儿反应也无,已经是个死人了。

    少年面容凉薄,示意侍卫们把莫缃銮扔进药鼎,就带着人马撤出了灵山。

    他们走后一天一夜,原本盖着巨大铜盖的药鼎,忽然传出细微声响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铜盖忽然被推开。

    一只细白小手攀上药鼎边缘。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