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上百名精锐,紧随幕昔年踏进灵山。

    四周白茫茫一片,一眼望不到边,苍茫寂寥至极。

    很难叫人想象,莫缃銮究竟是如何在这种冰封万里的地方生存的。

    马匹被放在了山脚下,众人们朝山顶攀爬时,有哨卫勘察过附近,回头向幕昔年禀报,说是看见不远处有座山洞。

    幕昔年领着队伍往山洞而去,在洞外时,就注意到这座洞穴延伸得很深,里头究竟是个怎样的境况,有没有陷阱,很难说。

    冯铢捏了块雪团扔进洞里,随着雪团落地,不过刹那,洞穴四周陡然射出无数利箭!

    若人站在里面,必定会被射成马蜂窝!

    南宫墨眼睛睁得圆圆,“天啦,若这是唯一通往山腹深处的路,那咱们可该如何是好?咱们可是好不容易才追到这里的呀!”

    冯铢看白痴般看了他一眼,“大惊小怪,没见过机关?”

    南宫墨讪讪闭嘴。

    冯铢虽不及魏锦西那般擅长机关术,可对于机关八卦,比起常人还是颇有造诣的。

    他皱着眉头,仔细检查过四周,竟果真叫他找到了关闭洞穴机关的开关。

    南宫墨看着他伸手把一块圆形岩石按进石壁,再朝洞穴里扔雪团时,那些羽箭果然没再射出来。

    少年满脸崇拜,“哇,冯大哥,你可真厉害!幼时咱们分明是拜同一位先生为师,怎么你就懂这么多东西?”

    冯铢又白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这不是废话嘛,他可是有认认真真地钻研学问,但南宫墨每每去书院读书,都会被世家贵女缠住,一天到晚厮混在脂粉堆里,学问方面自然不会有精进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表情不觉越发冷傲,抬步先踏进洞穴。

    南宫墨紧忙跟上。

    幕昔年瞅着这两人,越瞅越不是滋味儿。

    这打情骂俏都打到他跟前来了,莫非是欺负他没有皇后?!

    简直是欺人太甚!

    无数根火把,照亮了洞穴。

    越往前走,四周就越是开阔。

    南宫墨边走边顾盼四望,点评道:“莫缃銮倒是找了个位置不错的老窝。灵山这种地方,寻常人根本不会上来。就算上来了,也绝不会贸然跑进这种洞窟里。也不知他藏在这里,究竟是要做什么……”

    他惯有碎碎念的习惯。

    不知不觉,就走到了最前方。

    靴履踩到了一块石头。

    不过瞬间,四周轰隆作响,巨大的刀刃从天而降,斩向南宫墨的脑袋!

    南宫墨躲闪不及,连瞳孔都放大许多!

    也就一刹那的功夫,冯铢如同出鞘利剑,陡然抱住南宫墨滚到旁边!

    速度之快,令人咋舌!

    南宫墨震惊地望着他,“冯,冯大哥……”

    冯铢脸色略白,眼底神色很不自然,“别用这种感激的目光看我,我救你,不过是因为不想你死在别人手底下罢了!南宫墨,你只能死在我手里!”

    霸道的话,惹得南宫墨难堪不已。

    却未曾察觉,这口口声声厌恶他的男人,分明还抱着他不愿松手!

    寒素辛抱剑立在幕昔年身后,淡淡点评:“真是猝不及防的一把狗粮。”

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