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公孙武很激动,因为今晚又是星期六。

    作为岭南一派,公孙家的下一任家主接班人,公孙武身上的压力很大。

    父亲每天都逼着他练九穴神针,从早到晚,从不间断。

    只有星期天,他才可以休息,也只有星期六的晚上,他才可以放纵自己。

    对于一名年轻多金的男人,对于异性的渴望,是非常强烈的。

    公孙武每个星期六都去夜不归酒吧猎.艳,自从第一次跟朋友在这酒吧里约到一名深闺怨妇,让他尝尽做男人的滋味之后,他就喜欢上这种感觉。

    几乎每个星期六,他都在酒吧带走一个女人去过夜。

    一夜疯狂,天亮说分手。

    由于他有钱,又大方,很快就跟夜不归的老板混熟了。

    由开始的饥不择食,在经过一年的猎艳之后,公孙武的品味越来越高,一般的女人,根本就入不了他的法眼。

    所幸,夜不归酒吧是这座城市最顶尖的酒吧,怀着各种各样目的的美女太多了,一批走了又来一批,所以公孙武依然不时能找到新鲜的货色。

    “武少,那边坐。”经理早就帮公孙武预留了最好的桌子。

    公孙武坐下来,叫了瓶名贵洋酒,慢慢地喝起来。

    这洋酒价值上万块,他喝得很少,因为他不是为了喝,而是为了显阔。

    桌面上摆着几百块半打的啤酒,跟桌面摆着上万块的洋酒,约妹的成功率,是完全不同的。

    公孙武刚坐下来,就有不少想傍富二代的女人贴上来,有些甚至跟公孙武有过一夜风流的,这些女人知道公孙武来头不小,又有钱,都想成为他今夜的女人。

    时间还早,公孙武可不想随便带名女人出去。

    憋了一个星期,他希望能遇到一名绝色美女。

    公孙武目光在酒吧里扫视,目光像狼一样,物色目标。

    倏然,他的目光落到角落之中,一个身穿黑色吊带裙的女人身上。

    这个女人是生面孔,以前没见过。

    这不是关键,最关键是,她太漂亮,太出众了。

    哪怕她隐藏在最黑暗的角落之中,依然无法掩盖她身上的光芒。

    她身上的气质那么独特,那么吸引男人,特别是那一双眼睛,就像会勾魂似的,只要男人一迎上,没有抗拒得了的。

    在他看到黑衣女人短短五分钟之内,公孙武已经发现,有四五个男人过去搭讪,只可惜,这些男人全都以失败告终。

    这更加引起了公孙武的傲气,他刷地从座位上站起来,提起那瓶一万块的洋酒,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另一边,角落之中。

    叶雄跟安吉儿坐在一张酒台上,目光打量着那边。

    “上勾了。”

    安吉儿贴在叶雄耳边,小声地说话。

    酒吧的音乐太吵了,所以聊天的时候,只能贴着耳朵。

    “不上勾才怪,如果不是在出任务,我都想去泡安乐儿了。”叶雄贴着安吉儿耳边说道。

    恶作剧心起,他说话的时候,故意朝安吉儿耳朵里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热气入耳,让安吉儿全身都差点酸麻起来。

    “色狼。”安吉儿骂道。

    “我觉得你应该学学安乐儿,你瞧她多迷人,像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