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宁韶明的手抖了一下,烟灰落在了他的大腿上,低吼道:“他们本来好转了的,都是因为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真的觉得那叫好转?”常笙画怜悯地看着他,“对,他们平时都说说笑笑,训练也没有中断,看起来没什么大问题,但是实际上呢?”

    宁韶明的喉咙干哑,“实际上他们也很好。”

    常笙画嗤笑,“他们害怕枪声,拿枪的时候手都在抖,欢迎会那天全都喝醉了吧,还抽烟过猛,晚上睡不好,有罪恶感,因为他们活着,战友都死了;警觉性敏感,一点风吹草动就草木皆兵,他们发现我在他们背后的时候,你注意到他们的表情了么?简直像是受惊的小羊羔……”

    烧到尽头的烟烫到了宁韶明的手指,他急忙把烟头甩开。

    常笙画继续说:“他们情绪低落,消极,对未来完全没有期待感,回避一切和战场相关的东西,他们不敢对练,反复想起以前的事情,被那些记忆轮流折磨,当然,还有人选择性遗忘当时的场景,只记得那时候很惨烈,死了很多人……”

    宁韶明的手抖得更厉害了,脸色却竭力保持平静。

    常笙画的嘴角勾出一个嘲讽的弧度,“装作天下太平,就能真的太平吗?宁中队,精神疾病是慢性癌症,你拖着不承认他们有病,让他们及时治疗……你才是那个害了他们的人。”

    宁韶明沉默,然后惨笑一声,“对,你说得对,是我害了他们。”

    常笙画顿时失望,这个宁大少是不是太不堪一击了?

    宁韶明站了起来,他的身形高大,拉长的影子将瘦削的常笙画整个笼罩起来,宁韶明脸色沉沉,眼神却如野兽般凶悍,“但是,这和你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有点意思了……常笙画的眼睛亮了起来,蛊惑的声音像是毒蛇亲吻人的脸颊,“我可以帮你。”

    “这是歼龙的家务事,轮不到你插手,”宁韶明抓着她的领子,把她提起来,“如果要你帮忙,那也是我们合作,而不是你用一副救世主的语气,高高在上理所当然地指责我们。”

    常笙画顺着他的力道站起来,“当然,我们是平等的。”

    把人气炸毛了再来捋毛,宁韶明可不吃她这一套,“你说我有病,那我杀了你也不需要偿命,常笙画,注意你的分寸。”

    话罢,宁韶明就将她一把推回椅子上,毫无怜香惜玉之意。

    常笙画居然还能笑出来,“分寸?那就看你们有没有本事了。”

    不想被人玩弄,自己就得有本事有智商,要是什么都没有,那就不好玩了。

    次日上午,常笙画没盯着歼龙的训练,而是以一对一心理辅导的理由把刘兴叫走了。

    歼龙众人心神不宁地继续训练,一个小时后,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